笔趣阁

第581章 蹊跷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我应该做的。”

????洛林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一下。

????他发现有一个现象非常有意思,虽然蒜头个子很小,但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他,站在那里却是非常的有气势,周围那些新记的成员在看他的时候的眼神,带着略微的尊敬。

????洛林知道,蒜头虽然不是新记中掌握什么实权的人物,甚至是根本都不算是新记的正式成员,但他说话估计还是很有分量的,一方面,他是水伯生前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另外一方面,蒜头的战斗实力非常强,目前,几乎算是HONGKONG黑道上在世的传奇人物。

????追悼会的流程基本上和其他道上人物的追悼会没有什么两样,唯一显得特殊的,就是没有人表现出任何的不尊重,就连合联盛以及黑星的态度都出奇的恭敬。

????这就是地位。

????没有人愿意在水伯的追悼会上撒野,那样是对全HONGKONG地下世界的不尊重。

????…… ……

????追悼会结束之后,各位来客一个个陆续离开了现场。

????洛林不算是HONGKONG地下世界的人物,所以他并没有跟其他人混在一起,跟蒜头招呼了一声,便走出了门口,站在外面,自顾自的点燃一支香烟,旁若无人的抽起来。

????烟雾缭绕之间,洛林转头看到了蒜头也在跟着新记的成员们送客,很有意思的是……

????当人差不多走了之后,黑星的少主万公子才慢腾腾的离开了追悼会现场,然后走到了蒜头身边,压低声音笑呵呵的道:“蒜头先生,在下万成,久仰大名了。……这是我的私人联系方式,有空的话,咱们在一起坐坐。”

????说着,万公子递出了自己的一张名片,在周围的一些人的复杂目光中,点头示意打了一个招呼,便嘴角淡淡的扬着笑意,离开门口,上车走人。

????待万公子走后,新记的其他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蒜头,众人心中很不舒服。

????大家都知道,蒜头之所以一直留在新记为新记卖命,主要是因为水伯的关系,他与新记……并没有太多重要瓜葛,所以,现在水伯去世了,蒜头若是说他会离开新记,也没有人会感到奇怪。

????而如今万公子竟然给蒜头抛出了橄榄枝,这让其他新记的成员或多或少的感觉不舒服,尤其是那些大佬和元老们,他们很清楚,蒜头一直都是新记让道上人物畏惧的因素之一,少了蒜头,新记的威望绝对大减,现在水伯已经去世了,他们可不想失去蒜头,更不想蒜头被黑星或者合联盛的人给挖走。

????本来大家还为新记有蒜头感到自豪的,可被万公子这么一闹,大家心理就没底儿了,在他们看来,如果蒜头成为了黑星或者合联盛的手下人物,那么新记肯定会被端掉的!

????所以……此时大家看向蒜头的眼神都微微起了一些变化,很多人正是把他当作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很多道上人物都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人,有些事,如果无法为自己所用,那么最好铲除掉,免得落到别人的手中……尤其是敌人的手中。

????可是……

????蒜头这么一个强悍的人物,岂是随随便便就能铲除的掉的?

????蒜头虽然是一个拳脚功夫强悍的人物,但他的心思也是足够缜密的,此时他注意到了身边周围人的目光,自然是猜到了大家心中是什么想法,于是他当着众人的面儿,将手中的名片“卡擦”一声,撕成了两半,紧接着随手丢到了身旁的垃圾桶内。

????看到蒜头的这个举动,洛林淡淡的笑了笑,心中无奈至极——他现在总算是蒜头为什么眼神中始终闪烁着一丝无奈和苦闷了。原来,是因为新记内部现在随着水伯的去世,相互间产生了猜疑心,猜疑心是这个世界上相当棘手的存在,尤其是对一个弱势群体来说,这种猜疑心更是要命的。

????要知道,现在黑星和合联盛都想要端掉新记,但蒜头算是他们两方势力稍微忌惮的一个因素,而刚才万公子的那一番举得,却是轻而易举的挑起了新记内部对蒜头的猜疑和不信任……

????不得不说,真的很可悲啊。

????洛林轻轻的摇了摇头,由于刚才他一直看向其他地方,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香烟已经灭掉了,顿了顿,他便开始在身上摸索起打火机。

????“用我的吧。”就在这时,洛林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不等洛林多想,已经是啪嗒一声,一个燃烧着细细火苗的打火机伸到了自己的面前,洛林将香烟点燃,稍稍的扭过头来,他便看到了一个一脸友善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很有老大的派头和气势。

????“谢谢,你是?”洛林并没有用敬语,他不需要对一个陌生人用敬语。

????“哦,我叫林豪,大家都叫我豪少,你叫我阿豪就行。”豪少显得很谦虚的跟洛林握了握手。

????洛林没有多犹豫,身手跟豪少握在了一起:“原来是新记的龙头豪少,该说久仰的是我。”

????眼前这人并非别人,正是新记目前的新任龙头,之前水伯曾跟自己的提过他,眼前这个人的模样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不过虽然眼前的豪少一脸的和善,但洛林对他的印象却不是太好。

????看一个人,并不是看他的表面,而是……要透过他的眼神看内心。

????豪少那略含笑意的眼神中,悄然包含着一丝野心。

????有野心不是坏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野心是必备的素质。

????但……豪少的这丝野心让洛林很不舒服,对方看自己的样子,就好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仿佛眼前的人随时都会利用自己,并且将自己算计了一样。

????所以,洛林对他生出了很厚的防备心。

????这个情况很不好,说实在的,洛林可不想对新记的新任龙头有这种感觉,以后他依然会和新记合作,如果和对方的合作关系上多多少少存在了一些隔阂,那就不便于计划的实行。

????就在这时,一直在不远处送客的蒜头向这边走了过来。

????“呵呵,蒜头,你来了,正好。我刚才与洛先生一见如故,正在聊天。”不等洛林说话,豪少率先对着蒜头笑了起来。

????蒜头脸上依旧是那副不悲不喜的样子,淡然的点了点头,看了洛林一眼然后对豪少道:“豪少,今天的追悼会结束了,你还是早些回去社团主持工作吧……洛先生今天刚刚到HONGKONG,连夜奔波还没有来得及休息,所以我要为洛先生做一些安排。”

????“嗯,好,没有问题,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豪少点了点头,对洛林稍显歉然的道,“抱歉洛先生,因为现在社团处在关键阶段,所以我就没办法陪你了,这一次您务必要在HONGKONG多呆上一段时间,无论是代表社团还是代表我个人,都想与您多做交流。”

????人家虽然心中心思值得让人揣测,但表面上的话可是一套一套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所以洛林也很给面子的对他笑了笑,与对方握了握手:“没事,表示理解。”

????…… ……

????待豪少等人离开之后,洛林便与蒜头坐上了一辆车。

????“洛先生,您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洛林摇了摇手:“没事,我们就在车上说吧。”他看出来了蒜头有话想告诉自己。

????听出洛林话中的意思,蒜头也没有多卖关子:“嗯,是这样的,我感觉水伯并非自然死亡。”

????“你是说……有人伪造了现场?”

????“不,也不能这么说,可能是有人将水伯的药物藏起来,或者说,在水伯的食物中掺杂了安眠药。”

????“那尸检报告里面有没有说这个药物的事儿?”

????“没用的,因为水伯平时摄取的药物,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些安眠药的成分。”

????“可是……这种少剂量的安眠药,也无法将水伯丧命吧?”

????“我只是打一个比方……其实只要是多少懂一些药物摄取只是的医师,就能够配出来一副隐蔽的药方,也有可能是有人在水伯的药方里动了手脚,长期摄取,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也就是说……这不太好查了,是吧?就算查到,人家医师开出的药方,也没有任何的问题,毕竟是日积月累的作用。”

????蒜头点了点头。

????“即便是这样,也可以找到给水伯开药的那名医师,说不定是谁在幕后指使的?”

????“我去找了,结果……”皱了皱眉头,蒜头道,“那位医师在一周以前,就去世了。”

????“嗯?!”一听到这里,洛林才总算是明白,真正让蒜头产生怀疑的……就是因为这个吧?太巧了!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在精心策划之后,然后杀人灭口了一样!

????蒜头微微的叹了一声:“这些,我暂时没有办法查,不是没有线索和怀疑目标……而是……现在新记的情势很不容乐观,我对新记没有感情,但是我对水伯有感情,我相信他的毕生志愿就是让新记发展起来,所以,有我蒜头在的一天,决不允许新记被其他社团给灭掉!至少,我要做到我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