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4章 盯上了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一贱~~~~~还没~~~~嗷!沥血中~~~~~志伟~~~~~一人~~~~~飙翔~~~~~~~!!!!”

????皮延平拿着话筒,五音不全的嗷嗷直叫。

????一旁的胡树宝虽然一手一个水灵妹子挺哈皮,但总感觉给他们哥仨现在这样不太妥。

????于是,在满包厢的鬼叫中,他悄悄的凑上去跟李刚泰道:“李哥,咱这么来不好吧?刚一坐这,就花了十万多,万一引起人注意,这多不好??”

????李刚泰此时是正在兴头上,哈哈笑了笑:“有啥不好?就算那个姓马的过来也得跟咱客客气气,老胡,咱哥仨在京城混了这么久,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扬眉吐气吗?道上人物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咱哥仨,这一次,就让他们长点眼,看看啥叫爷!!是不是?!”

????听到李刚泰这番话,胡树宝新路也是稍稍激动了一下,的确,他们混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天,李刚泰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临走的时候,风风光光的当一把爷爷,也算是在京城这边留下点儿念想。

????可是……

????他总感觉不太好,他们今儿玩的太开了,虽说有那个幕后大老板撑着腰,但一向行事小心的胡树宝,还是有些担心。

????“李哥,这边儿一直不太太平,你说要是那个姓马的知道咱们忽然有钱了,能不惦记吗?”

????“惦记?呵呵,量他怎么猜都猜不到咱们这些钱的来路,撑死了是以为咱们有什么财路了,只可能巴结咱们,不可能对咱们起什么歹心的!”李刚泰好歹吃了好些年道上的黑饭,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显得有恃无恐。

????“啧,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没有万一。”李刚泰摆了摆手,终于是有些不耐烦了,“老胡,别这样行呗?前怕狼后怕虎的!”

????胡树宝咬了咬牙,终于不再说什么。

????“李哥,我去趟厕所。”想了想,胡树宝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到了厕所里,他蹲在马桶上边儿,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腰间那硬硬的一把家伙……这把喷子,可是他混黑路这么多年一直压箱底的保命符,他有喷子这事儿,甚至是连李肛泰还有皮延平都不知道。

????他是一个小心的人,知道万事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抬头瞅了瞅,胡树宝担心这厕所里有监、视、器,便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小心翼翼的价格黑色喷子掏出来,摸索了一阵子,才确定一切功能正常,心中大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希望……用不上这家伙吧!”

????想着,狠狠的将喷子塞进腰间,严严实实的盖上。

????…… ……

????一回房间,昏暗的夜光灯的照耀下,胡树宝忽然看见一个陌生的人。

????哦,不是陌生的人,确切的说是……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哟?这不是老胡兄弟吗?来来来,这下三位兄弟可算是都在了,好久没见你们来我这儿玩了,这段时间去哪里发财了??”马蛋儿带着随身跟班儿王三儿,两人显得很亲密的跟皮延平还有李刚泰坐在一起。

????见到胡树宝进来了,他便笑哈哈的上前迎道。

????昏暗的灯光中,胡树宝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果然!就知道这个马蛋儿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真特么惦记着咱呢!

????而此时皮延平还有李刚泰,似乎对马蛋儿这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很是受用,他们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抬起头过,自然是很享受了。

????见这情况,胡树宝想闪也闪不掉,只好硬着头皮陪了陪笑脸,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一手抱着一个妹子,假装哈皮起来。

????“哥几个,行啊,现在发达了,我说怎么这么久不来光顾我这小店了!”马蛋儿嬉皮笑脸的捧着酒,套这话。

????此时的皮延平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脸上醉醺醺的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举起酒杯哈哈道:“哪的话,这刚收成了不就来这里玩了吗?来,老马,走一个!”

????放在平常,皮延平可是不敢称呼马爷为老马的,但是今天不同,他们现在可是千万富翁,这么点儿牛气劲儿还是有的。

????马蛋儿很显然不习惯别人这么喊自己,但他现在是想套对方的话,就只好硬着头皮跟着碰了一杯。

????“呵呵,冒昧的问一句,哥几个现在在哪发财啊?”

????皮延平脑袋晕乎乎的,差点儿说秃噜嘴:“那可是个大买卖,我们……”

????不等皮延平说完,李刚泰慌忙接过去话茬,笑哈哈的道:“谈不上发财,就是运气好,碰到个有钱的老板照顾,赚了点儿小钱。”

????“那敢情不错!”马蛋儿笑呵呵的道,紧接着,又用了各种方法进行套话,但很可惜,人家的嘴巴严实的很,压根就没有透露出来任何有用的信息。

????正在他心中暗自琢磨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在皮延平的脚下,放着两个并不太起眼的黑色皮箱。--这什么宝贵东西,还随身携带?

????马蛋儿眼皮子跳了跳,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稍顿了一下,他忽然显得很自然的试探性的问道:“嗯,哥几个好好的喝,今儿看重那个漂亮姑娘,随便儿带走,咱自家人就不收钱了,直接送个包夜!”

????皮延平呲牙咧嘴甩了甩手:“咱不用送,咱有的是钱,再说了,哥几个今儿晚上就撤了,哪能包什么夜啊?一会儿!……一会儿咱就找个睡觉的地儿,临时休息,好好的哈皮哈皮!天一黑就撤!”

????马蛋儿闻言慌忙道:“那行,这个皮哥还有两位哥,就别跟咱客气了,睡觉的地儿咱安排!”说着,对一旁的王三儿道,“三儿,快去后面儿客房部给三位老哥安排房间,都要最好最大的套间!”

????王三儿虽然不知道马爷为什么会忽然间对三个人这么客气,竟然连“哥”都喊上了,但是老大的吩咐,他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当即连连点头应是,迅速的退出去安排。

????胡树宝见这阵仗,没啥好预感,当即站起身来道:“老马,别了别了,没那么麻烦!”

????“那哪能麻烦啊?”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马蛋儿摆了摆手,装作很谄媚的道,“关于发财的事儿,咱还得请教几位哥呢!”

????听到这话,胡树宝算是稍稍放心了,对方应该仍然是想从咱嘴里套出来什么关于赚钱的门路吧?应该并没有其他的企图……

????就这样,半个多小时后,皮延平直接喝高了,带着俩妹子非得去双双化蝶飞,李刚泰也很兴奋,也难得有机会玩的这么敞亮,也拽着俩水灵姑娘往客房部走去。胡树宝比较小心谨慎,只带了一个看起来并不是很有经验的女人走向客房部。

????他们是深夜凌晨的船,所以,即便是一觉睡到晚上七八点钟也没事儿,也耽误不了离开的时间。坐黑车赶去码头,也就个把小时的时间。

????…… ……

????马蛋儿看着三个逐渐消失在通道里的身影,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看到皮延平两只手都没闲着,竟然还提着那两个黑色的便携式皮箱,似乎挺重的,而且,皮延平这货明明都喝了不少酒,还这么小心翼翼的提着,这就说明……那里面绝对有着非常贵重的东西!

????钱?A货?……不管怎么样,他马蛋儿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刚才无论他怎么套话,这三个人就是说不出个怎么发财的,而皮延平忽然说漏了嘴,说是晚上就要上路……是什么事儿这么紧急,晚上上路,现在却要皮箱不离身?

????于是,黑路经验非常丰富的马蛋儿断定……这三个人肯定是干了一个什么一次性的买卖,准备带着东西闪人呢!!

????“马爷,刚才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客气?”见人走远了,一旁的王三儿才终于疑惑不解的道。

????马蛋儿却忽然脸上闪过一丝坏笑:“一会儿听我安排就行了!兴许……有大买卖啊。”

????…… ……

????与此同时,在一条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在飞驰着。

????“啧,这个什么道口镇还真是偏僻啊……这都跑了快俩钟头了,还不到地方。”亮子开着车子无奈的抱怨了一下,没办法,道口镇在京城的东郊的最东边儿,而他们是从京城的最西边儿来的,当然需要用个把小时了,再加上通过繁华地段的时候,有点儿堵车,一来二去也真就这么久了。

????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洛林也有些心急。

????“林哥,你看,要不先给那个什么马蛋儿打个电话?万一咱到了地方了那三个家伙就已经跑了怎么办?倒不如让这个马蛋儿先去找找?”亮子道。

????洛林摇了摇头:“虽然是刀哥推荐的人给介绍的,但这个马蛋儿的为人,我不了解,道上的人物可不是人人都像刀哥那样的,这种小地头蛇,是最容易见利忘义的,不到地方,不能将咱们的事儿露白,免得打草惊蛇。”

????亮子闻言点了点头,的确,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三个家伙,如果这个线索断了,就别想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