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4章 沈大少出面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说话的这个不是别人,正是这今晚舞会的主办人——沈哲羽。

????这个男人拥有这一张自信的儒雅笑容,黝黑的皮肤丝毫不比那些小白脸阔少门显得薄气多少,反而会感觉这沈哲羽是个很健康的男人。黝黑色的皮肤,在幽蓝色的灯光下,映射出刚毅的轮廓感,充满了古铜色的男子气概。

????这位沈哲羽沈大少,被京城上流年轻交际圈成为“黑马王子”,还是有原因的。

????呵呵,沈大少,你终于看够热闹了?

????洛林此时将目光转向沈哲羽,一双眼睛充满了玩味的神采。如果说刚才这一幕,那个沈哲羽没有看到,那绝对是坑爹的。他身为这一次舞会的主办人,可以说是有义务出面主持一些事情,就好比现在洛林与马朝贤这边已经闹得不可开交的矛盾,这货却偏偏在马朝贤将要动手的那一刹那,才愿意发话。

????洛林猜的没有错,刚才这位沈大少,一直优雅的端着手中的高脚杯,在不远处静静的观望。

????实际上,今天每位来参加舞会的来宾,他都掌握了相当细致的资料。而洛林,自然也在他的掌握之内,值得玩味的是,他也没有想到,当初在火车上遇见的那位抽中华烟的哥们,竟然就是这些天在京城风头很盛的外来商户洛氏集团的大少爷。

????很多时候,两个人的感觉是相对的。

????洛林感觉沈哲羽不平凡,沈哲羽,也同样是在最初与洛林相遇的时候,感觉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年轻男人定然也拥有着几分底蕴。

????刚才洛林与马朝贤的事情,他清清楚楚看个透彻,包括这马朝贤使用的手段,也没有逃过沈哲羽的火眼金睛。毕竟,他也是修习了相当强大的功术,经过对内息的锻炼,经过实战的磨砺,他拥有相当锐利的眼神和思维能力。要知道,他可是那位超然存在的天老爷子教出来的徒弟啊!——虽然,他这个徒弟,有点儿苦逼。

????“沈大少,你好!很荣幸今天来参加你主办的这场舞会。”宋志函看到沈哲羽走来,便率先过去对沈哲羽打了个招呼,但脸上的表情却不见得多开心。此时的情况,也是让他感觉很不爽,马朝贤一向善于辞令,却是被洛林给说的哑口无言,而且就要被激得动起手来,更让人无奈的是——洛林,将马朝贤和宋志函的心思,全部都看穿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洛林说出这番话之后,真相就呼之欲出了,在场围观的这些豪门子嗣和千金,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自然是察觉出来了端倪,再看马朝贤气急败坏乱了阵脚的样子,心中也都对这件事情猜个**不离十了。

????所以,现在宋志函和马朝贤,无疑是受大家鄙夷的,至少是没有人会再好意思站到马朝贤那一边。

????“宋大少,彼此。”沈哲羽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一旁的小圆桌上,然后看向马朝贤和洛林,淡淡的道出了一句,“马大少,不管你们今晚出现了什么矛盾,但还是希望能够给我沈某人几分薄面,大家聚在一起就是缘分,何不化干戈为玉帛,笑笑了事呢?”

????马朝贤看到沈哲羽站出来说话,虽然心中依然是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但却也放下了将要挥动起来的拳头,眼皮狠狠跳了跳:“这个洛林,当众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口齿牙硬的颠倒黑白,我马朝贤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我今晚要揍他,谁都拦不住!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沈大少,今晚这洛林的所作所为,传出去了,可是折的你的面子,要知道,今晚的舞会是你主办的!”

????四大豪门之一的马家人,自然是有几分傲气,即便是面对沈氏家族的大少爷沈哲羽,马朝阳也没有丝毫的让步,气势凌厉道。

????沈哲羽笑了笑:“马大少,若是你这一拳下去,那么今晚之后,就不止我沈某人丢面子,还有你,也会被人说失了风度。”

????马朝贤闻言顿了顿,以为是沈哲羽不愿意自己的场子出现斗殴情况,所以,他便准备给沈哲羽几分薄面,想了想冷冷道:“那好,沈大少,舞会你们继续开,我与这洛林,出门说话。”

????“马大少,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沈哲羽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笑容,“来者是客,你是我的客人,这位洛大少,也同样是我沈某人的客人,所以,我有义务保证每位客人的安全。至少,不能让任何一位客人说我沈某人招待不周。”

????“……”

????听到沈哲羽这一句句毫不让步的话语,分明是不给马朝贤下台阶的面子嘛!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此时的情况,沈大少和马家一脉的大少,绝对是足够对垒的两方角色。现在沈哲羽不让步,马朝贤却已经拉开了架把式,上不去,下不来,僵在那个位置上,很难受,很难看。

????马朝贤被沈哲羽这番话噎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面色铁青,但却迟迟没有对洛林出手。他知道,这位表面儒雅的沈大少,真的较起真来,手腕也是够硬的,打心底来说,他马朝贤并不是京城四少之一的马雷,还没有足够跟沈哲羽叫板的强势资格。

????沈哲羽自然是知道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的,他现在摆明了是要保洛林,所以,他必须要给个说法。

????“马大少,如果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我还是那句话,来者是客,我沈某人,不允许让我任何一位客人出什么岔子。这杯酒,权当我敬马大少你的,希望能卖给我几分薄面。”沈哲羽淡淡的笑着,从供餐桌上举起那杯被斟满酒水的高脚杯,然后二话不说,当中仰脖将这杯高脚杯一饮而尽!

????哗——

????周围人恍然大悟,沈哲羽,这是在全力保洛林啊!……所有人都不明白,沈哲羽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区区暴发户小子,而与马家少爷对着干,但凡是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宁愿惹一百个暴发户,也不敢触碰马家人的一颗逆鳞啊!就算是沈哲羽不惧马家,也犯不着为一个暴发户小子出头吧?不值过啊!

????洛林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稍微感激,毕竟,马朝贤如果要对他出手的话,凭他的原则,他肯定是要反击的。但是反击的话,事情就大条了,他等于公然与马家人作对,这对于未来洛氏集团的发展非常的不利!而现在就不同了,沈哲羽出面为自己亲自解围,就可以适当的化解这次的事情,而出了门之后,这个马朝贤会对自己使什么手段,洛林就根本不惧了。

????因为这里,有太多双眼睛。

????而离开这里之后,就算是洛林把马朝贤打的头破血流,也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就算是猜疑到他洛林,也是空口无凭。

????“马大少,现在你可满意?”沈哲羽将一杯酒喝的空空如也,尽管是干红,但却也足够醉人,这一杯下去,可是给了马朝贤不少面子。

????然而,马朝贤却眼皮狠狠跳了跳:就这么放过洛林?!他不甘心啊!……

????“沈大少,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插手我的私事。”马朝贤咬了咬牙齿道。

????“我明白了。”沈哲羽点了点头,依旧保持微笑,很快又端起一杯斟满酒水的高脚杯,然后又是一饮而尽!

????“……”

????众人咂舌。

????“……沈大少,你这样,我很难做。”马朝贤的凌厉的态度和火气,被沈哲羽这两杯酒给浇熄了不少。

????“OK。”沈哲羽耸了耸肩,又是一杯酒水下肚。

????“……”

????连续三杯,沈哲羽没有丝毫迟疑,保洛林的意思,可谓是日月可鉴,明显之极。

????现在人沈大少都做到了这个份儿上了,马朝贤也不好再继续发作,咯吱吱狠狠咬了咬牙,最终,终于放松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好,沈大少的面子,我马朝贤,必须给。”说着,马朝贤也是端起一杯红酒,然后一饮而尽,喝完,用纸巾狠狠擦了擦嘴角,“沈大少,我马朝贤今晚就只能奉陪到这里,告辞。”

????转身之际,眼神凶狠的瞪了洛林一眼:“算你走运。下一次,你不会这么好运气!”

????洛林浑然不惧的迎上马朝贤的眼睛,虽然他知道对方身后是那超然存在着的马氏家族,但这个仇都已经结下了,那么,洛林便很坦然的面对,此时他似笑非笑的道:“下一次,你也不要再用你堂哥的名头狐假虎威。”

????马朝贤额头青筋直跳,强压住怒火,一字一句顿道:“你,有,种!——洛林,我记住你了。”

????话音未落,便转身快步离去。

????宋志函是和马朝贤一伙的,刚才洛林说话间,也很清楚的将他给卷了进来,所以,马朝贤走了,他也没有脸皮再继续留下来,便对沈哲羽道:“沈大少,我也告辞了,同样希望各位今晚玩的愉快!”

????说着,转身走向门口,经过洛林身边的时候,他皮笑肉不笑的小声道了句:“惹到马家的人,你离死期不远了,抱歉,洛林同学,这次,我也没办法帮到你。”

????很快,宋志函便与马朝贤前后离开了舞会。

????洛林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先是沉默,随后是轻笑,再最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轻叹道:“虽然同样是马家人,但这个马朝贤,与他堂哥马雷,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这种小事,就乱了方寸,不足为惧。只是,他的背景倒是有些棘手啊……倒是那个宋志函,要比马朝贤圆滑狡诈的多,宋志函的宋家,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看来,我有必要再多做做功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