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8章 一念是生,一念是死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天呓学姐进去那个房间之后,洛林眼神眯得更细。

????有意思,这个天呓的身份,越来越值得玩味了。

????…… ……

????与此同时,在这个紧闭镶金房门的豪华房间内。

????这里从地板,到天花板,再到窗帘,墙壁,书柜,桌椅,沙发,桌具……无一不显露出奢华贵气的感觉。京都大酒店顶层的这块场地,是专门面向豪门间的社交活动而建设的,所以对于奢华这方面,自然是严格要求。

????高级檀木质的办公桌之后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银灰色正装的男人,看不出他身上这件西服是什么牌子的,但看那细腻的面料和得体的剪裁,便知道他这身衣服定然价格不菲,其价值甚至可能足够在一个二三线城市里买上一栋三居室了。

????此时这个男人正背对大门,面向落地窗,从他的方向往楼下看去,整个京城都尽收眼底,那繁华的街景和灯火霓虹川流不息的城市,在黑夜中,显得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值得玩味。

????这个男人一手举着高脚杯,轻轻的摇曳着杯中猩红的酒水,时不时的放在唇边浅尝一下。

????他知道有人进来,却迟迟没有回过身来,而是轻轻的笑了笑,声音显得随意的道:“我说之前统计派出邀请函的嘉宾的时候,少了一个人的资料。我早该猜到是你啊……”

????说着,缓缓的转过身来,是一个年轻俊朗且皮肤有些黝黑的男人,他脸上挂着一丝自信的笑容,玩味的看着面色淡然的天呓:“师姐,你也真是的,想来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可以派人亲自将邀请函给你送去。”

????天呓眉眼中没有丝毫情绪,旁若无人的将手中的深褐色木匣子放在了长桌上,然后坐在沙发,一双眼睛淡然的看向这个皮肤有些黝黑的俊朗男人:“沈哲羽,我不是你的师姐。爷爷收你为徒,是你们两个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来这里主要是想问你,爷爷那部关于‘杀戮’的手典,是不是在你这里?”

????沈哲羽轻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摇摇头:“师姐,你还是如此的不懂情趣。……既然来了,坐一坐吧。一年一度的京城大学生主题舞会很难得,今年我为了举办这次的舞会,动用了很多人脉关系,以及家中的影响号召力。怎么说师姐你也是大学生吧?来到这里就不要白来一趟,一会儿,我带你出去认识一些人,结交结交。”

????沈哲羽微笑着,可以看出,这番话,他是真心说出的,也能够看出,他并不是那种宵小之辈,反而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正气,当然,这正气当中,还隐隐附带着一丝刚毅决绝的煞气。

????“也许你没有听清楚我刚才的话。我问你——爷爷那部关于‘杀戮’的手典,是不是在你这里?”天呓面无表情的盯着沈哲羽的双眼,再次问道。

????轻叹了一口气,沈哲羽道:“唉,说真的,你说的什么‘杀戮’手典,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至于师父他老人家,我也有很久没有见到了,上一次我去非洲南部的事情,虽然是师父给我牵的线,为了磨砺我。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见到师父他老人家半个影子。……我发誓,我现在比你更想见到师父。最近我总感觉我体内的气息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很想请教他老人家。”

????天呓双眼平视沈哲羽,沉吟了良久,没有从对方眼中找到一丝说谎的痕迹,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无论如何,以后师父如果要交给你那本关于‘杀戮’的手典,一定要毁掉它,如果你下不去手,可以交给我。”

????沈哲羽稍微沉默了一下,便出口问道:“我不懂,你所说的那本关于‘杀戮’的手典,应该是师父的宝贝吧?而师父教给我的一些功术,应该就是这手典上面的,据说,那手典是从很早以前就从祖上传了下来。这本如此宝贵的祖传手典,你为什么想要千方百计的毁掉呢?”

????“那部手典,杀气太重。”天呓一字一句冷冷的顿道,能够明显感觉到,她眼神中隐隐闪过的一丝厌恶。

????“杀气太重?师姐,容我反驳一句,这世上没有杀气太重的手典,只有杀气太重的人。就好比手枪一样,落在歹徒的手中,会伤害到无辜,但放在警察手里,就可以拯救市民。——我学的应该就是那手典上的功术,我怎么感觉不到自己杀气太重呢?”沈哲羽很显然对天呓的这句话并不赞同。

????天呓淡淡道:“那是因为你学到的只是皮毛而已,如果你学的太深,总有一天你会遭到那股煞气的反噬的。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你之前,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已经收过一个女徒弟,他只是教了那位女徒弟百分之十不到的皮毛而已,不是爷爷留手,而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部‘杀戮’手典的危险性。但尽管如此,你知道这位女徒弟现在是什么身份么?——杀手。”

????“杀手?你是说天眼组织的杀手么?”沈哲羽笑了笑,“师姐,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凭借你我两人的背景,并不难知道这天眼组织的性质吧?据我所知,这天眼组织是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办事,从来没有伤及过无辜。”

????“不要和我说‘天眼组织’,我讨厌这个名字。——无辜?何为无辜?好人,是因为本性使然,而坏人,则是因为坏事而变坏。遇到坏人,只是一味的讲究杀戮,这就是和平么?强盗逻辑。”说这些话题的时候,天呓这淡漠性子,很难得见到如此明显的情绪浮动。

????“爷爷当年将那杀戮手典当做天眼组织训练内部成员的方法,并没有想象到,如今这天眼组织,培养出来了一群冰冷的杀人机器。就算是坏人,也有活下去的权力,就算是罪不可赦,也有最起码面对死亡的权力,要知道,因果循环,天理可畏。而天眼组织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自然法则,自以为自己就是救世主,却无非是一群杀人领赏的血腥屠夫。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来享受杀戮给他们带来的快感而已。”

????“因果循环,天理可畏?”沈哲羽冷笑了一下,“师姐,虽然你我年龄相差无几,但是在我看来,你太幼稚了。我这次去非洲,见到的最多的是什么,你知道么?那就是弱肉强食!老鹰吃小鸡,小鸡吃虫子,虫子钻尸坟!食物链,才是自然界的严格法则,强者,才有决定生死的权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就是天理!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越是顶端的存在,就越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动物如此,人类亦是如此!善类无善终,这话也绝非危言耸听!”

????听到沈哲羽这番话,天呓嘴角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在说话,在她看来,与沈哲羽的理念差异完全相悖,不需要再去直面辩驳什么,只能用另外一些方法说通他。

????此时气氛稍微有些安静,顿了顿,天呓忽然道:“沈哲羽,你有没有听爷爷说过,我们天家祖上,一共传下来了两部手典?”

????“两部手典?”沈哲羽闻言一顿,摇了摇头,“不知,师父未曾告诉与我。”

????“一部为‘杀戮’手典,师父教给你的一些锻炼方法和格斗技巧便是这部手典中的。——这部手典,是用来杀人的。”

????沈哲羽闻言露出一副认真倾听的表情,很显然,他对这些还是很感兴趣的。

????“而另外一部,则是‘回春’手典,里面记载了很多古中医的行气、诊治和药物采集、熬制。——这部手典,则是用来救人的。”

????“杀人?救人?……”沈哲羽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是的,杀人和救人,一念是死,一念是生。”天呓点了点头,“记得小时候,爷爷让我选学哪一部,我说学‘回春’这部。所以,我从小到大,学的都是救人。——知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会忽然离开天眼组织,然后失踪不见?”

????沈哲羽摇了摇头。天呓说的这些,是他从未听师父说过的。

????“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杀孽太重。尽管,他从来都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人。——当初他与几位故友经营天眼组织的时候,是被天眼组织‘替天行道’的宗旨给打动了。但是后来,随着天眼的杀孽越来越重,成员越来越多,发展规模越来越壮大的时候,爷爷意识到他错了,他大错特错了。所以,他才会选择离开天眼组织。——本来这一切都很好。但是,你的出现,让我心中再次忐忑。”

????“为什么?”

????“因为,爷爷忽然收了你这个徒弟,并且教给你的,是杀戮,而不是回春。”天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担心,爷爷是不甘心自己那关于杀戮的真传无人继承,所以一时糊涂,想要找寻传人。……我应该早就想到了啊,当初让爷爷毁掉这‘杀戮’手典,爷爷说是祖传下来的宝贝,不忍心毁掉。现在,果然生出了后患,而你,很显然就是这个后患……”

????“呵呵,所以,师姐才会到我这里来找回所谓的‘杀戮’手典?”沈哲羽终于搞清楚了,这位师姐,为什么总是找自己。

????“是的。”天呓点头。

????沈哲羽听到这路,忽然哈哈大笑:“师姐既然担心的是这个,那么,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真的不是这个什么杀戮的传人!我再强调一遍,我学到的,只是皮毛而已。我也不清楚师父为什么会愿意收我为徒,但,我绝对不是师姐口中说的那个什么传人!……很遗憾啊,从我目前学到的本事来看,我没有这个资格。师姐你太高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