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0章 结下梁子

左手 Ctrl+D 收藏本站

????忽听吕老板大怒着发话,那些刚刚从车里面下来的一群操着钢筋管子的二货愣住了,咋回事,啥个情况?

????带头的一个劳改头扮相的虎脸壮汉,此时三两步窜到吕老板的跟前,诚惶诚恐的道:“吕老哥,什么情况?上车追谁啊?不是要堵人吗?”

????此时这个跟吕老板说话的,便是那刚才姓吕的打电话喊的那个“大噶”。大噶这货是以前跟吕老板混起来的。吕老板,全名叫驴脸,哦,不是,是吕廉。曾经在帛阳市纱厂街区一带混的相当风光,当时的他比刘当华老爹的刘壮阳小上一个辈分,基本上他的发家,跟刘壮阳的提携是分不开关系的。等他混迹起来的时候,手底下就又出现了一堆有能耐的小弟,而这个大噶,便是其中混的最火的一个,以下手狠而出名,不过就是脑筋笨了一点,曾经犯事儿进号子里蹲了两年,后来被吕廉花钱给捞了出来,从此便成了吕廉手底下的第一号打手头头,但凡有什么要以非常手段解决的事情的时候,这大噶便会被第一时间招呼过来。

????此时吕廉的眼皮狠狠跳了跳,气不打一处来,但却没时间跟大噶个二傻解释,赶紧吩咐那几个知道情况的内保开车上了马路,朝洛林坐着的出租车离去的方向跟去。

????等看到那几个内保跟上洛林乘坐的那辆出租车的时候,吕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别管怎么样,线索总算是没有断,这些内保还算是机灵,只要能够查清楚这个洛林是要去哪里,便对于调查他身份的事情,就轻松快速了许多。

????“妈了个巴子!”心里舒口气的同时,吕廉朝眼前的大的脑袋上狠狠拍了了一下,“你他妈怎么就那么不开窍?!……让这些小弟们都给我撤了!你!打点好一切之后,来我休息室,我给你说点事情!”

????话音未落,便转身朝酒吧里面走去,后面跟着几个保安人员,几个人很快就消失在江南部落的门口。

????这大噶虽然是还没有搞清楚前前后后究竟都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但他也知道听吕老哥的话,也没有去多想,当即便挥手跟几个带头的手下吩咐了一下,很快,那刚刚聚集过来的一大群手持钢筋棍子的社会地痞,便又重新钻进了面包车里面,然后七八两面包车,一辆辆陆续离开了江南部落。

????这些社会地痞就是这样,整天跟个无头苍蝇一般,老大哥一说要砍人,那他们就一个比一个起劲儿,但他们连去砍谁都不知道。一些游手好闲的社会闲散人员,甚至都要比他们好得多,至少,社会闲散人士,并不会给治安带去负面影响,而他们这些不知所谓的地痞,只会让市民生活的环境,更加的混乱。

????此时,钱虎和刘当华的那些个朋友,傻了吧唧的站在江南部落的门口,心里面也没了下一步的打算,他们是各自回家呢?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刘当华的伤势?可若是去看他的话,今儿这事儿还没有个结果呢,怎么交代?

????尤其是钱虎,心里面纠结忐忑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若是让刘当华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从那个洛林身上找回场子,不知道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但需要面对的,总归要面对,问题是该怎么面对。

????想了又想,最终钱虎还是决定先给自己老爹打个电话,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毕竟他的老爹江湖水平比他高的不是一点点,即便不会指点他,肯定也会帮他想办法说说打点一下的。

????于是,在刘当华那几个朋友陆续乘车离开江南部落之后,钱虎拨通了他老爹钱百万的电话。

????“喂,老爸,我跟你说个事儿……”钱虎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不安和颤抖。

????电话那边一片哗哗啦啦搓动麻将的声音,当注意到钱虎的语气有些奇怪的时候,那边钱百万瞬间就屏住了呼吸,心中暗道不是这倒霉孩子又捅出什么篓子了吧?现在他们父子俩可是犯案在外寄人篱下啊……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现什么岔子的话,很可能就会彻底栽了!

????“那个谁,你先帮我搭把手,我出去接个电话。”电话那边钱百万不知道跟谁吩咐了一句,便离开了麻将牌桌,然后到了一个稍显安静的地方,声音有些严肃和低沉的道:“臭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又给我捅出什么篓子了??”

????听到老爸的语气,钱虎不由自主的咕噜咽了口唾沫,他甚至能够想象到自己将他失手砸破刘当华头皮的事情告诉父亲之后,钱百万那大发雷霆的样子,但他很清楚,毕竟,天底下如今只有自己的父亲才会真心为他着想,便顿了顿,鼓足勇气老实交代道:“老爸……我,我今天晚上不小心……不小心把华哥的脑壳……砸出血了……”

????“嗯,……嗯嗯嗯?!?!?!?!……嗯你妈阿德?!!你说啥?!?!?!你他妈给我说清楚,把他妈的谁脑壳砸出血了?!!!你骂了隔壁的给我再说一遍!!!!?!?”钱百万在电话那边稍稍一愣,随即一想不对,立刻就雷霆万钧的大吼了起来!!

????钱虎硬着头皮把刚才的话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我……我今天晚上不小心……把华哥的脑壳砸出血了……”

????“我,我,我,我操你大爷!!!”钱百万在电话那边已经完全抓狂,他了解自己的儿子,这种玩笑钱虎从来不会跟自己开,听这口气便知道这是真的,抓狂之际非要操钱虎的大爷,要知道,钱虎的大爷是钱百万他哥,有句名言说的真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个倒霉儿子,能让小弟爆大哥。

????钱虎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电话那边已经彻底凌乱的父亲,当即便顶着沉重的心理压力,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给表述了一遍,其中包括自己为什么会不小心砸到刘当华的脑壳,以及在酒吧是和谁引起了争端,因为什么事情,包括最后那洛林是如何以一当十所向披靡的离开江南部落的,他都详细的跟老爹钱百万说了一遍。

????终于将所有的事情说完,钱虎深深缓了口气,而电话那边,钱百万足足愣了有一两分钟的时间才算是平静下来,最终,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我知道了。我现在说什么你都照做,记住,先去医院看看你华哥,就算别人都走了,你都不能走,就是睡在医院,也要陪你华哥到最后,你只要记住一点,千万不要让他对你产生敌意,懂了吗???”

????钱百万和钱虎是父子俩,两个人沟通自然是不会费多大功夫的,简简单单的几句,钱虎便明白了老爸的意思,当即连连应是。

????“其他的情况我也知道了,我好好想想……”说着,钱百万的语气逐渐冷了下来,“洛林……这狗曰的王八小子来了帛阳市了是吗??”说着,声音渐渐小下来,最后便没了声息,似是在沉思,又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提醒钱虎挂断电话。

????钱虎这边挂断电话,没有敢再耽误,拦截了辆出租车,便飞速赶往刘当华被送往的那家帛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 ……

????与此同时,钱百万那边坐在刘壮阳家棋牌室外面的客厅沙发上,点燃了一支香烟,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打麻将期间,刘壮阳自始至终都没有接住过任何一通电话,从这一点来判断,便知道刘当华虽然被伤住了脑袋,却并没有什么大碍。没有通知他老爸刘壮阳,换句话说,可能就是给他钱百万这个叔叔一个面子,不得不说,刘当华这小子非常会做人。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刘当华被打的头破血流的事儿,总得有个说法。若想要将今天晚上这个事好好的要个说法的话,就必须要将这件事的另一个主人公“洛林”身上下手。

????一想到洛林,钱百万就恨得牙痒痒,他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不到二十周岁的混蛋小子手里面,而且是儿子跟着自己一起栽了。本来想着风头避过去,回到峥州市再好好的找洛林新帐旧账一起算算的,可谁知道,不等他钱百万杀回去,那混小子竟然主动的跑来了帛阳市,在他看来,这帛阳市根本就是刘壮阳和他朋友圈中的那些个人物的天下,要收拾一个外乡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经过刚才钱虎的那些描述来看,这个洛林……似乎比自己所知道的,还隐藏了很多很多的本事……

????这就让钱百万又不得不重新开始思量了。有了上一次栽跟头的经验,他不再会把洛林当做一个**孩子,而是一个老奸巨猾的阴蛋,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眯着眼睛细细思量了一会儿,钱百万很快便拥有了一个大体的思路——要搞到洛林,就一定要借助这一次江南部落吕廉和他的正面冲突所结下的梁子!

????想通这一点,钱百万的嘴角终于隐隐的抹起一丝弧度。

????…… ……

????“洛林……”大路上,出租车一马平川的行驶着,江妍却发现了车后面的异样,悄悄的捏了捏洛林的手臂,然后在他耳边切切私语道,“看后面那辆车,好像是在跟踪我们……已经跟了四个街区路段了……”

????不得不说,江妍身为高级刑警的反侦察能力就是牛,在那么多行驶车辆中一眼就判断出后面那辆跟来的银灰色本田商务是跟踪车辆。洛林没有回头看,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惊讶,而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仿佛一切都尽在他掌握之中一般,神色如常的轻声道:“放心,我心里有谱。”